江西长运股票

王映国:上岗才一年的“老交警”
2019-12-12 08:37 | 来源: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| 作者:彭天增

 

王映国,20年军龄,官至正营级,2018年初从部队转业,当时他可以选择国土局、人社局、市委党校等事业单位,但毅然决然选择做一名交通民警。

出了军营走进警营

20年一身戎装王映国适应了这种大家庭式的生活,走进警营身着制服,不还是部队集体生活的延续吗,怀着这种朴素的情感与追求,他甚至没有多想就为自己定了终身。王映国到底在部队服役多年,交谈中一点没改军人的气质,他说退伍不退色,转岗不转志,这一点我早想到了,既然热爱一种职业,其它的名利都在次要位置这或许就是一名军人的气度吧。他说在部队很少与地方打交道,来到交警部门后一切都要从头学,王映国的确是个有心人,上岗第一天他就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,无论是站岗执勤还是处理违章事故,他都会将执法程序详细地记录下来,没多长时间他竟然制作出好几项交警业务现场办理的流程图。他说执法条款只是针对当事人的具体行为而言,而在实际工作中执法者本人应该能将其分解细化,再配上语言艺术,不管处理任何业务,力求稳妥不留下后遗症。

俨然一名老交警

王映国还负责对辅警的传帮带,他制作的流程图简单明了,比如他制作的查处饮酒醉酒驾车的流程图,从查到当事人那一刻起,怎样先控制当事人,查看证件,滞留车辆,安全自保,抽血化验,制作笔录,一直到送进拘留所,所有环节一目了然。他带过的辅警业务都很娴熟,王映国说:“程序不能错,法规要准确,就会永立不败之地”入警一年多时间他对交警工作就有了这么准确的定义,没有无数次具体的执法实践的历练,是很难有这样的感悟。

王映国的家在豫南大别山区的光山县,十几岁当兵就走出家门,去年转业时妻子已经随军,还有了一个上小学的儿子,父母亲还在老家。他转业时在郑州空19师,离开部队一年多了,如今还暂住在军营里,买房子之事还不敢问津,妻子在郑州一事业单位,王映国入警后经常上卡口,别说照顾老家的爹妈了,小儿子上学都不能按时接送,夫妻俩谁有空闲谁去,时间无法保证,往往夜幕已经降临,全校的学生都已走完,小儿子在学校大门口,双手抓着大门上冰凉的铁栅栏,呆呆地望着马路,王映国说每当看到这一幕,他都会非常愧疚。

平凡而伟大的父亲

王映国的父母都在老家,今年九月份的一天夜晚,他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,先是问了一些他工作上的情况,但王映国觉得父亲有事,催着问老人家有什么事,最后父亲支支吾吾说,这两天老是感到有点闷气,当时王映国的母亲在武汉带外孙,家中只有老父亲一人,王映国马上意识到父亲肯定没说实话,那天晚上他正在京港澳卡口上,他立即向大队领导告假,马不停蹄连夜驱车300多公里往家赶,到家后看到父亲一人独守空房,喘气声音明显不一样,当天就住进医院,做完检查接着就进了手术室,原来父亲的心脏主动脉已经堵塞了五分之四,一下子下了三个支架,王映国在父亲病床前守护了一整夜,父亲醒来后马上感觉舒服许多,接着就催他回单位,当时全国少数民族体育运动会刚刚开幕,新中国成立70大庆安保接踵而至,郑州交警已全员进入战时状态,紧张繁忙的程度王映国非常清楚,但父亲刚手术一天,家中又无其他亲人,他心乱如麻又束手无策,父亲看出他的心思,催着他说你走吧走吧,我慢慢恢复不需要人陪着,看到儿子没什么反应,父亲竟气呼呼地说:“你要是不走就把工作辞了,在家啥事别干可以好好照看我。到家不到30个小时,历经大悲大喜,无奈王映国又独自驾车返回郑州,一路上满脑子都是父亲的影子,泪水不停地流淌。

我采访王映国时安保任务已圆满完成,更可喜的是他的父亲恢复很好,采访至此我也如释重负,多么值得敬佩的老人,虽然没有文化但境界却如此朴素高尚。